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上海秋寻实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8|回复: 0

非虚构小说 | 卖壳恩仇录

[复制链接]

756

主题

860

帖子

554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546
发表于 2018-1-7 23:38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壳.jpg

作者 | 常山
编辑 | 小鸥

本文系小说,但是非虚构;
满纸荒唐言,一把鳄鱼泪。

初夏,南方某海滨城市吹着阵阵晚风,令人非常舒畅。晚饭后,老徐在自家独栋别墅的小花园里点着根烟斜靠着。
小四层的别墅,只有老徐一个人住,略显空荡,与别墅围墙外喧嚣都市夜生活格格不入。
电话响了,是老徐最近一直在等的电话。
“徐总,资金已经转到你指定的账户啦,哈哈,我办事你放心”。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很淡定、从容,志得意满。
“好!好!好!”钱顺利到了海外账号,老徐最近悬着的心也算是着地了,接下来他再把手上的股票抛了后就可以全身而退了。
老徐所控股的上市公司,是家电子元器件企业,早年也曾风光过,暂且称之为“金莲股份”。
在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,老徐回想最近两年的事情,感慨颇多,滴下了几滴鳄鱼泪。

第一章 茶社密谈
春节后股价一路下跌,半年报刚披露完,净利润同比下滑了50%,股价跌得那叫一个惨啦,距离老徐质押的平仓线越来越近了。于是老徐决定去找王婆证券的刘总,让他再帮操作操作。
老徐与刘总合作多次,两人已建立了最尔虞我诈的资本市场上最难得的信任了(从最终的互相残杀踩踏的结果上来看,这个信任也是极其脆弱的,依然遵循了资本市场尔虞我诈的基本法则)。
1
救命茶
另一边,王婆证券刘总最近几天一直在关注金莲股份的走势,早已料到老徐应该会主动来找他。此时的刘总早已优哉游哉的稳坐钓鱼台,等着大鱼自己咬钩。
果然,手机响起,电话那头正是老徐,“刘总啊,晚上我过你那边去,你约下李青,咱再商量商量上次说的事情。”
“好!晚上面谈。”
老徐所说的“那边”是刘总办的一个私人茶社,不对外营业,只招待有预约的“圈内人”。刘总在茶社为各大上市公司老板“出谋划策”,举手投足间都是亿级资金的调动。
刘总口中的“李青”是西门信托公司的副总裁,30刚出头就成为西门信托最年轻的副总裁,负责机构业务。年纪虽轻,但,资金的调动能力却很大,尤其是同行不好或不敢操作的项目,李青都敢接,透着一股年少得意的生猛和无畏。
晚上,老徐如约来到茶社,李青已经到了。

老徐、刘总、李青已经合作过多次,大家也比较相熟,于是就直接开门见山了。
“老徐,你希望把股价拉到多少?”刚坐下,李青就迫不及待先开口了。
“李总,你们也都知道,我现在全部质押了,股价不能继续跌了,再跌就麻烦大了,至少帮我把股价稳在7块上方,去年的定增价是5块6,当时跟参与定增的投资者承诺是20%回报率,否则,我要找资金全数接回来,定增马上解禁了,最近接连几次打我电话,都是让我想办法稳定股价。”老徐一口气说完,显得有点急了。
“徐总,你别急,喝口茶再说”,刘总给老徐倒了杯功夫茶。
“老徐,这个你放心,当时在我们这边质押的时候就跟你说过了,虽然我们利息高了点,但是,我们能够帮你稳定股价,去年那波股价炒得有点高,上半年跌下来也正常。”李青说道。
这是李青能够接到很多上市公司质押业务的优势之一,可以配合上市公司稳定股价。正如李青开玩笑说的,市场经济时代同样的价格就得拼服务,增值服务!
李青跟刘总对了下眼色,刘总会意地说,“老徐,你和几位高管不是还有其他小账户吗?这次交给我们来操作,这种对大家都好。”

2
“小账户”恩仇录
提到这个小账户,老徐立马尴尬起来。
上市公司老板、高管们有不公开的证券账户是业内公开的秘密,老板、高管们每年借此高抛低吸赚点钱已属正常。
李青之所以一开头就提小账户的事情,是因为前一次操作股价的过程中,老徐和几位高管提前把筹码全部倒给了李青,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。为此,李青用了3个多月时间才消化完。
当时情况是,老徐和几位高管在确认李青操作金莲股份后,一路大肆跟买,结果没注意,就进了前十大流通股股东,账户都是王婆证券的刘总帮找的,刘总跟李青是同一个战壕的。
为了不引起李青他们的怀疑,老徐和几位高管就赶在季报披露前,把筹码全给倒了出来。
阳光下没有秘密,真人面前也打诳语,李青等人长期混迹二级市场,又有证券公司的深厚人脉,要查是谁在倒出筹码,并不难事。

虽然是被“黑”了一次,但是成人的世界“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”,要反复操作股价怎么能够离开上市公司实控人的配合?李青是明白人,自然也没必要跟老徐翻脸。
绝不跟钱过不去,正是李青的混事哲学,也是李青迅速高升、年轻得意的秘诀。
大家都心照不宣,刘总看到老徐有点尴尬,打了个圆场,“老徐,希望大家坦诚相待,这次合作愉快,之前的事就算了。”
“上次我也没办法,眼看财报马上披露了,必须得跑了,不然就有麻烦!”老徐显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虽然已讲明了,但老徐还是不想把小账户交出来。他心里明白,李青是想直接用他们的小账户来打压股价,然后再在底部捡筹码,拿得差不多后再拉起来。
老徐把账号交出来的话,对他自己一点好处没有。

3
生死契约
刘总大概也看出了老徐的想法,说,“老徐,这样,小账户全部交到我这边后,接着你们先发个利空公告,我让李青往你们小账户上加资金,帮你们在底部扫货。”
李青似乎听明白刘总的意思了——也可能是他俩之前商量好的——补充说,“你们把账号交给刘总,每个账号我再给你们加2倍杠杆,在拉升前全给你们加满(筹码),杠杆资金不收你们利息,操作完,我把杠杆资金提走,赚多少都是你们的。”
听完,老徐明显有点心动了,不用掏钱,白赚,谁不要?但是,这显然不是他今晚来的主要目的。老徐主要是希望让刘总和李青想办法帮他稳定股价。
当然,实际效果来看,稳定股价和从中渔利二者并不矛盾。
老徐有个顾虑,看着李青说,“李总,股价下跌,我质押在你们公司的股票被平仓了怎么办?我现在没钱回购。”
“这个好办,还是按我之前说的,我找资金先帮你回购800万股,后面的事情就跟之前一样,但是这笔资金你得付利息”,李青爽快说道。
听了李青这样说,老徐看到刘总点头表示认可这个操作方式。
谈得比较顺利,老徐把反复出现在头脑中数十次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4
蔫人出豹子:卖壳
老徐想了一会,转向李青,说道,“李总,我想把去年定增的3个亿全部转出去,如果找不到人接,你们先帮我接,可以吧?”
姜还是老的辣,听到老徐这样说,一直在泡茶、倒茶的刘总立马明白过来,笑着说,“徐老板,不想玩了?”
听了刘总这样说道,李青才反应过来,两眼放光,笑着说:“老徐是想卖壳啊!那这个得好好商量,这样的话,可以反复操作,接筹码没问题。”
“老徐,这事你可想好了?!”刘总又问道。
“价钱合适才好谈!”老徐接话道,“公司的基本情况,你们比我还熟悉,我就不啰嗦了,限售部分,我要3亿5,协议转让,流通部分,现在都是质押状态,随行就市吧,但所有的股份转让价不低于16个亿!其他事情,我就不啰嗦,需要我配合的全力配合。”
说话间,刘总拿起电话走出茶社房间,李青也紧跟着出去,几分钟后走回来:“老徐,有位朋友感兴趣,他们的出价13亿5,同意的话,改天约时间详谈。”
李青补充到,“老徐,你们公司的情况......”
还没等李青把话说完,老徐明白李青的意思是想砍价,于是摆了摆手说,“说具体方案,怎么操作?”
老徐显然是已经很痛快地接受了这个报价。

之所以想卖壳跑路,主要还是因为上市公司业绩持续下滑,最近两年基本都是靠买资产和玩财技才躲过戴ST的风险,监管对炒作概念、玩弄财技的监管也越来越严,可以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小。
再加上公司主要的大客户已经在找到其他供应商,后期将采用竞价确定供应商方式,由多个供应商联合供货,情况已经非常不容乐观了。
老徐的企业本来是凭借低劳动成本才拿到订单,现在成本上涨明显,下一年度主要大客户的订单还得跟其他供应商分,基本已经进入无利可图的阶段了。
于是,在上市公司所有问题还未暴露出来之前,老徐首先想到了撤退。
另外,老徐也可以借这次买壳后后续的操作,在二级市场狠赚一笔,1个亿不好赚,赚三五千万还是比较容易的,如此加起来,也差不多14亿,相当于打了8.8折。
对李青他们而言,不管上市公司业绩如何,只要是卖壳,就有故事讲,股价就会出现波动,也就自然能够从中盈利。
一个资本玩家已经嗅到了钱的味道,兴奋得手心冒汗、喉结发抖。

第二章 钱的味道
1
筹码游戏
当晚的密谈,三方显然都有超预期的收获。
刘总喝了口茶,继续说道,“另外,你跟定增的那几家机构聊聊,一过解禁期,李青就会找人通过大宗交易接他们全部的筹码,但是只能以溢价20%接他们的筹码,接了他们筹码后,再往上做股价。而在这过程中,如果出现高于协议价格,高出部分,再返还给我们。”

关于大宗交易,有时候主力为了“塑造”安全边际,会随着股价上涨一路接盘或对倒,如此,会给市场投资者形成一种“主力成本高”的假象,而这些交易完成前,双方其实已经事先确定了价格。
“我们拿够筹码后,你们要发增持公告,老徐你和公司其他高管增持不低于3个亿现金,你们账号全交给刘总,到时候增持的资金会我安排给你们,但是利息你们得付”,李青补充。
说到这个“增持”,早几年老徐在刘总手把手指导下也玩过,轻车熟路,操作起来就想坐在电脑前看日本小电影,都是熟悉的感觉、熟悉的味道和熟悉的手法。

比如公告增持1个亿,先找券商或信托融资3千万,在阶段低点先买2千万,随后用1千万左右来拉升,如果当日涨停,次日或当日涨停位置卖出此前筹码,如此反复操作两三次就完成1个亿的增持了,这样既兑现的公告承诺,又在二级市场赚了一把。
如此操作,刚开始时老徐还是有所担心,但是刘总的话“你们(上市公司)不说谁知道?股民看到的只是你们希望他们看到的”,一语中的。
当然,关键点之一是要把握好发布增持公告的时机,而这一般在整个操作完成后,或推进到一半的时候再发增持公告。如此,二级市场的追利好的不明真相的跟风资金会很多,承接盘比较强,利于出货。
为了完成后期一系列的运作,三人的分工已经非常明确。根据以往惯例:
王婆证券的刘总负责找交易证券账户,并从中协调;
金莲股份实控人老徐自然是做好配合,适时地发布利好或利空公告;
西门信托的李青则是负责资金调度,和找人在二级市场操作。
随后,三人就分开了,奔其他场子去了。

您可以转发此内容到以上好友圈中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上海秋寻实业

GMT+8, 2018-1-16 15:33 , Processed in 0.240978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