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上海秋寻实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24|回复: 0

浙江乡民发现一具千年骸骨,号称仙皇范增遗骨

[复制链接]

876

主题

1011

帖子

725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251
发表于 2017-10-26 00:07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浙江乡民发现一具千年骸骨,号称仙皇范增遗骨,安徽出百万都不卖
伤心楚汉之项羽篇:奈若何(46)
主笔:江湖闲乐生
1999年,在浙江省天台县九遮山的一个险要的山洞中,一群民工发现了一具年代久远的骸骨,经文物部门鉴定,确认这些已风化的头颅骨、股骨应为秦末汉初时期一古人之遗骨,旁边陶缸数片,也鉴定为同时期的陶器。
由于年代久远、线索匮乏,考古部门无法确定该骸骨属于何人,但当地何村百姓得知后,都异口同声断定,这具无名骸骨必定是楚汉时期项羽手下头号谋士范增的,并将这些骸骨妥善收藏在了山下的亚父庙内,用玻璃箱装好尊奉起来,并并号称其为“佛骨”,因为在他们的心中,范增已经成佛了。
为何当地乡民们认定这副骸骨就一定是范增的呢?而且不久后,安徽巢湖市居巢区范增故里亚父乡愿以百万资金迎回该遗骨,不料何村百姓坚决不同意。
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?这还得从两千年前的楚汉战争时说起。
汉三年(公元前204年)四月,因为刘邦与陈平的反间计,范增与项羽之间的关系产生了裂痕。心高气傲、恨铁不成钢的范增于是不辞而别,愤然离开了荥阳楚军军营。
范增临走之前曾给项羽留了一封信,书言:“今天下事大定矣,君王好自为之,愿赐骸骨,告老还乡!”
直到第二天,项羽才发现这封信,他看着亚父熟悉的笔记,双手颤抖,终于,流下两行热泪。
项羽本就是个爱哭鬼(韩信所言:项王见人恭敬慈爱,人有疾病,涕泣分食饮),更别说他与范增本是有感情的,而且感情很深,比亲生父子就差那么一点点,可惜他们政治理念不同、且又误会丛生,所以才造成如今这个局面。
虞姬在旁劝道:“项王心中既然不忍,何不遣人速速追回亚父?”
项羽没有说话,良久,突地转过头,擦干眼泪,平静的说道:“算了,亚父之心已定,追回又有何益……”方说到一半,他又转过头去,泣道:“况且,亚父年岁已大,体弱老衰,实不宜再劳于军旅之中,就让他回乡颐养天年吧!寡人空有拔山之力,三年除暴秦却未能定天下,徒令亚父年逾古稀而从军旅,这是我的不孝……”
这个轻信、多疑、刚愎、敏感而又深情的君王,当晚夜不能寐。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让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离他而去。项羽拥有这世上最矛盾的性格,就注定他拥有这世上最矛盾的心理。一句话,想太多。想太多的人通常都是痛苦的,这种心灵的煎熬,往往比任何一种肉体的残害还痛苦。这样看,项羽可算是这世上最痛苦之人,一切怪不得别人,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。
我很想劝劝项羽,告诉他到底做错了什么,但他听不到我两千多年后的忠告,听到了恐怕也听不进去。
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子的,只能看得见别人的错,却忘了自己的。
史书记载,范增离开项羽后,只带一个仆役,准备先到彭城将自己的东西整理一番,再返回故乡巢湖筑屋隐居。

但他的人虽走了,心却还在项羽那——小竖子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,刘邦陈平如此狡猾,现在没了我,他如何斗得过他们!唉,我明明已经不想再管他了,为何还老是想着他担心他呢?可恶!
还是那句话,想太多,范增其实和项羽一个臭脾气,都是死爱面子活受罪。本来无一物,庸人自扰之,纯粹自己折腾自己。
项羽一个猛男折腾一下自己还受得了,范增快八十岁的人,他哪受得了这个,结果一下子就病倒了。据史书记载,范增还没等到彭城,就因背部毒疮恶化,病死在了半路上。
范增与项羽都是贵族,贵族生来就是如此:不受委屈,不许怨尤,不肯低头,不吐心伤,绝不让步。光荣和骄做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这样的臭毛病其实在我们现代人身上也一点儿不见少,中国人老喜欢对陌生人太客气而对亲密人太苛刻,把这个坏习惯改过来,大家的日子会好过的多。
不过,没有看到项羽四面楚歌自刎乌江的悲剧,范增虽死,却也死的幸运,否则他将更加痛苦。
好死当然不如赖活着,但像项羽范增这样受不得一点委屈与失败的贵族臭脾气,赖活着却不如好死。
这是贵族英雄的悲剧,却是草根英雄的胜利,谁笑到最后,谁笑的最美。
据《水经注》记载,范增死后,便葬在今彭城南项羽戏马台之西南麓的土山上,两千年来,都为大众所深信不疑,古时还有人专门前往土山凭吊,题刻了碑石“楚亚父范增墓”。

范1.jpg 这座传说中的“范增墓”,在元代还引来了盗贼。据《初盗发亚父冢》所记,盗墓者贾胡在土山“筑室潜谋二十年,一朝凿井穿其垄”,深挖四十余尺,盗走宝剑等物,后被缉拿归案。
然而随着土山墓的发掘,“范增墓”的说法被彻底否定。考古人员发现,土山一号墓为砖石混合机构。根据汉墓的制式,西汉为凿山而建,东汉为砖石垒砌,由此可以推断,土山墓为东汉墓葬,和范增生活的年代相隔了200多年。
看来,范增并没有如《水经注》记载葬在彭城,那么他到底死在哪儿了呢?
这就回到我们文章开头的那个问题了。或许,浙江省天台县的这个流传千年的民间传说,能在这历史的重重迷雾之中给我们一些启发。
天台民间传说,当年范增在彭城其实是诈死的,实际上这位古稀老人已然金蝉脱壳,偷偷乘船来到了九遮山,隐姓埋名居住在山洞之中。
范2.jpg
据说范增成佛后,该船化为“亚父石船”
据传,范增住下来后,每日采草药,为村民治病,药到病除,人皆神之,称之为“仙皇”。九遮山多涧,每逢暴雨,涧水猛涨,道路受阻,他又教人就地取石砌造了一座三孔石拱桥(后称亚父桥)。
范3.jpg
图:九遮山“亚父桥”(也称“九仙桥”,传说范增成仙后与铁拐李等八仙合伙了,合称九仙)
然而令当地乡民不解的是,这位神奇的“仙皇”老人闲时经常在岭间凝望北方,喟然长叹,似有难言之隐。数年后,当项羽自刎乌江消息传来,他嚎啕大哭,数日不食,常自语云:“竖子不听吾言,终有今日!”因此,人疑其为范增。问之,则曰:“范增早死彭城,何能来此。”不久,即人去洞空,不知所终。山民乃于洞中建庙塑像奉祀,称之为亚父庙。
范4.jpg
图:亚父桥与亚父庙
范增是否真的诈死而隐居天台九遮山,此不得而知。然而这些传说在九遮秀谷中世代相传,且立庙奉祀历千载而不衰,这是一种无可否论的事实,并且《台州风物志》、《天台县志》都曾记载,据说随范增一道来天台隐居的还有位楚国何姓将军,也就是当地何村何氏家族的始祖,北宋年间,何氏家族又出了一位名人叫何郭,曾任宜兴刺史三年,政绩斐然,但秉性刚正,不阿上司;因此辞官回到九遮山,对范增隐居之事走访传闻,收集记载校核碑文,并在1049年建造庙堂重塑其身像,尊为仙皇佛祖,并大建“仙皇殿”,其殿左侧为“清节门”,右侧为“神策门”。(清节、神策意在颂扬亚父的志节),中有范增神像,旁立对联:“进则医国,退则医民,到如今秀谷村中怀大德;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叹当日鸿门宴上未遂雄图。”从此,亚父庙四时香火不断,朝拜之人络绎不绝,至今每年农历二月十四日范增诞辰,附近乡民仍会在此集资举办庙会,期间有“三盘铳”迎范增佛像等庙会节目,与会者多达万余人,现已成为当地百姓每年最盛大的节日。
范5.jpg
仙皇范增神像
在亚父桥头、亚父庙旁,人们还立了一石碑一石亭。石碑正面为斗大的“范增隐居外”。背面镌有“范增隐居遮山传奇”,言曰:“范增疽死之说盖难相信,盖疽并非急症,当增别羽时并无片言已患疽,而彭城至荥阳仅数日之程耳,竟遽死乎?由是观之增之遁隐遮山非属无稽之谈。或曰范增之殁,史已言明载奚用纷争?呜呼迂腐之件也。夫天下之大,奇士之谋虚实相生以假乱真者,难鬼神亦莫测其详。史岂能明察秋毫而悉窥秘奥耶?不然孟子何言尽信书不如无书也哉?”石亭石柱上则刻着两对联,一曰“此处是亚父居山川犹有英雄气,斯桥乃仙皇所建德长留天地间”;一日“七尺去留关楚, 一虚实误良平。”

范6.jpg 正对着亚父庙有座山,山名升仙岭,在半山有个“望楚洞”,这是个由上中下三洞相通而成的连环洞,一个比一个高,一个比一个小。三个洞中各有一范增像,另外还有范增的同伙八仙像。再往上走些,有一座亚父亭,又有一副好联:“楚营一别,疽死彭城,举世谁知公尚在?项氏将亡,变生垓下,羁臣遥望泪空垂。”
范7.jpg
范8.jpg
范9.jpg
范10.jpg

从望楚洞再上去,到山顶又有个归楚洞,据说这里便是范增仙逝之地,也就是99年民工发现那副千年无名骸骨的地方。范增最后的时光,或许就是在这个归楚洞里,日日伫立着凝望故国楚地,思念故主项氏,并在去世前撑着最后一口气封掉洞口,等待死亡降临,这个执拗的老头,真是让人揪心到底的至死不渝啊!
范11.jpg
范12.jpg
范增的一生是幸运的,也是不幸的,他的不幸是没有遇到知人善任的刘邦,而他的幸运也恰恰是没有遇到那心机深沉的刘邦,而遇到了有颗赤子之心的项羽,以及九遮山谷中,这诸多素心乡民,平生至此,应无遗憾了!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家号

您可以转发此内容到以上好友圈中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上海秋寻实业

GMT+8, 2018-5-25 07:16 , Processed in 0.224624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